描写人的作文500字

发布日期:2019-09-19 06:17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我的班主任也是我的语文老师,她叫黄老师。黄老师圆圆的脸,大大的眼睛。很爱笑。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显得她是那么的平易近人。可是有时也很严厉。

  黄老师已经与我们相处了一年了,她给我最深刻的印象是她那丰富的课堂知识和那一颗敬岗爱业的思想。

  黄老师教我们语文。是在我们上四年级的时候才接的。新的学期开始了,妈妈带我去交学费时见到的她。她就是我们的新老师?我仔细地打量着她,这老师给我的印象很好。她神色亲切地说:“同学们从本学期开始我负责你们班的语文教学,希望今后我们互相支持,互相配合。”

  以前的我胆子很小,从不敢举手发言,老师叫我回答问题我都不敢站起来,一说话就紧张,后来黄老师发现了我这问题,就主动找我谈心,给我讲解和分析胆小

  的原因,给我鼓励,给了我机会,在我每次上课都叫我回答问题,并微笑的看着我,黄老师训练了我的胆量,训练了我的能力。然后我更喜欢的是每次回答对老师的

  我很喜欢听黄老师讲课,每次她都会把课文讲得有声有色,每次都能对故事进行联想,与我们的生活、学习紧密的联系,不时还说些名言名句,古诗宋词,渐渐的,我的说话能力提高啦。

  记得有一次中午,黄老师生病啦,肚子痛的厉害,还在食堂里照顾着我们吃饭。同学们要求老师去休息,老师说要看着我们吃好饭她才放心离开。

  父亲的爱像一杯咖啡,第一口是苦的,但是越品越甜;父亲的爱像一块夹心糖,外表是硬的,心确是软的;父亲的爱像一本书,表面平淡无奇,书里却充满知识。

  我的父亲是严厉的,但深爱着我。记得有一次,我叔叔给我买了一块滑板,当时我兴冲冲的和爸爸妈妈一起来到广场练习滑滑板,我先把一只脚放到滑板上,另一只脚在地上使劲地蹬,可是怎么也站不稳,越不会滑,心就越焦急,越焦急就越滑不好,我不想学了,就对爸爸妈妈说:“我们回家吧。”爸爸大声地说:“不行,还没有学会呢?怎么就能回家,做任何事情都不能半途而废。”我心想:何不让我妈妈扶着我来学呢?我正要实行我的计划时,爸爸好象看出我的心事,就对我说:“学什么都要靠自己,这样才能学得更好、更快,依赖性太强了学不好。要不这样,我俩比比,看谁先学会,行吗?”我敢怒不敢言,不高兴地说:“行,比就比。”心想:不信,你能学会,年龄一大把了。

  看着爸爸笨拙的身躯,不停滑着那不听话的滑板,可笑极了,“咚”的一声,不好,爸爸摔跤了,这时,只见爸爸不慌不忙的从地上爬起来,蹲在地上看着滑板,好象在思索、又好象在研究,不一会儿,爸爸踩上了滑板,一只脚掌握着方向,左右摇摆着,另一只脚用力的滑着,慢慢的身躯变得那么轻巧、那么优美了。“我会滑了,你来看。”爸爸高兴地喊着。我惭愧地下了头,觉得爸爸都能学会,我还有什么不能学会的呢,在爸爸榜样的影响下,我终于也学会了。

  还有一次,我在学校不小心扭伤了脚,爸爸看到我一拐一瘸的样子,心疼极了,忙扶着我坐下,关切地问我:“怎么了。”听完我的述说后,他赶忙从药箱里拿出红花油,帮我边搽着伤口,边用嘴吹着疼痛的地方说:“你忍着点,开始会有点痛,当血慢慢的散开后,就不痛了。”在爸爸的“治疗”下,渐渐的我觉得好多了,脚也不痛了……

  在我的印象中,父亲是世界上最好的父亲,他陪我玩,给我讲故事,在我生病的时候无微不至的照顾我,爸爸,我爱你,你是我最好的爸爸,

  那是小时候对父亲的印象,但不知从何时起,父亲宽大的肩膀上已没了我的欢声笑语,再也听不到我的大叫:驾,大马走!父亲乌黑的头发也渐渐冒出了根根银丝。

  一个飘雨的深秋,由于起晚了,我到了学校后才发觉没带数学课本,急得我团团转,脑海里浮现出被我们称为大白鲨的数学老师在教训我的情景。正当我着急时,朦胧的雨雾中走出一个人来,呵,是父亲,手上还拿着一本数学课本。我飞奔过去,接过课本,抱着父亲,照着他的脸就吻了一下,大叫:老爸,我爱死你了!父亲也笑了。

  放学后,我回到家,一进门,便看见父亲正笨拙地帮母亲拔着白头发。我一句话也没说。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有了一种逆反心理,总喜欢与大人对着干。要到升中考了,我自以为复习好了,便放松起来,悠闲地看着电视。父亲下班回来,一见我在看电视,火了:怎么还在看电视,我吓了一跳,嘴硬道:就看,就看!老是重点中学,重点中学的,听得耳朵都起茧了!父亲气得脖子都红了,顺手操起一把鸡毛掸子,2019年香港历史开奖结果照着我的腿就是一下,我咬着牙,硬是不叫一声,任父亲打。我看着鸡毛掸落下去,小腿上便浮现出一条红印。突然,我发现父亲的眼中,随着每打我一次,便闪出一丝心痛的光。我的鼻子酸了;父亲哪里是在打我呀,分明在打自己,掸子落在我身上,却痛在自己心里,父亲为我做了那么多,而我却……这时,我的眼前一片朦胧,在朦胧中,我仿佛看见了让我骑在肩膀上的父亲,看见了不顾风雨为我送课本的父亲,还有刚才打我时,眼中流露出伤痛的父亲……我的心开始疼了,比掸子打的还要痛千百倍,眼泪也如泉涌般流了下来,望着父亲黑白相间的头发,我哭了:爸,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一定好好学习……父亲一怔,鸡毛掸子从他手中滑落下来,他抱着我,没说什么,眼圈也红了……

  后来,虽然我跟父亲的交谈也很少,但我们总是能彼此都了解对方的心意,在这里我真诚的对父亲说一句:“爸,我爱你”。你永远是我最好的爸爸。

  从小,我就不太尊重爸爸,总是忽略了爸爸的重要性。或许是因为爸爸的学历不高,所以很多事情都没有和爸爸商量,也从没向爸爸透露过自己心中的感受。只是在电灯泡坏了的时候,东西太重搬不动时候,才会想起爸爸。那时的我总是希望爸爸能随传随到,也不管爸爸的工作忙不忙,而爸爸却总是那样任劳任怨,可那时的我不懂得爸爸眼里那关怀的神情,只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现在的我长大了,终于知道爸爸的工作有多繁忙,不再叫爸爸接送。当我走在烈日下时,我怀念起爸爸车上软绵绵的沙发和凉爽的空调。我这才发现小时候有多幸福,我这才发现我不能再任性.

  小时候,在我摔倒的时候,爸爸从来都不会伸出手扶我起来,而是站在远处,手里拿着我最喜欢的棒棒糖,大声地对我说:“宝贝,只要你自己站起来,走到爸爸这里,就可以吃到棒棒糖喽!”我不知道是因为棒棒糖的吸引力还是因为爸爸眼中企盼的目光,让我有勇气站起来,让我有动力向前走去。当我终于走到爸爸身边的那一刻,爸爸兴奋地将我抱起,我看到了爸爸脸上那欣慰的笑容。我终于知道,原来我想要的并不是棒棒糖,而是爸爸的笑容。

  每当爸爸工作到很晚才回家的时候,在朦胧间,我感觉到爸爸摸了摸我的头发,帮我盖上了被子。一种温暖的感觉油然升起。原来爸爸一直在保护着我和妈妈。

  爸爸是一个坚持自己爱好而且不屈服的人。他坚持每天都洗冷水澡,他坚持每天都去游泳。一年四季,不管天气有多冷,总是这样坚持着,从来没有改变过。我从来没有听到爸爸喊到一声“痛”或“累”,他总是挂着这张坚强的脸,一切不顺心、不如意都以微笑带过。他曾经告诉过我:“人,一定要坚持自己的理想,不管有多苦,有多累。”从此,我不再害怕风,不再害怕雨,学会了做任何事都要坚持到底。

  我是一个爱笑的女孩,无论何时,我都会笑口 常开,什么爽朗的笑、开心的笑、莫名其妙的笑……都与我紧紧相随。

  我对于一切可笑之事,都会开怀大笑,而这一笑,常常会将我身边的同学一起拉下水,惹来老师的批评之后,又招来大家怪我诱惑他们的责怪。

  有一次上英语课,老师教了两个单词:bus和 must,然后让每个同学去读。我同桌发音不准,结果由于语气生硬,我一听就成了“爸死”和“妈死”,于是忍不住大笑起来。全班同学在我的“率领”之下也哄堂大笑。老师屡禁却不止,到了一发不可收的地步,以致无法讲课,所以最后全班挨骂挨罚。老师特殊“照顾”我进了办公室,而我却仍然沉浸在刚才的事情里,神思恍然。老师在那里一直说,我却还想着“爸死妈也死”,结果“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英语老师差点没疯掉。

  回到班级,大家又来责备我这个罪魁祸首。我自然是当仁不让,理直气壮地反驳:“我就爱笑,嘴长在我身上,想笑就笑呗。再者说了,我让你们笑了吗?管不住自己凭什么怪我?”这下,同学们哑口无言了,我又大笑起来,算为自己刚才的一番话庆贺吧。

  仔细想一想,我之所以嗜笑如命,原因有二:一是父母的遗传。爸爸妈妈都是爱笑之人,从我记事到现在,从没见过他们皱眉头、不开心,他们的脸上永远都是阳光灿烂,好像天底下的好事都让他们遇上了,所以才会生下我这个正宗传人。二就是家庭的温馨与和睦。父母从不吵架,对我关爱有加,三个人的笑容构建了一个幸福又温暖的家,欢声笑语时时环绕,我没有理由不高兴啊!

  我走到哪儿,笑声就如影随形跟到哪儿,常是未见我人,先闻我笑。大家也喜欢笑吗?那就让我们把笑进行到底吧,因为:笑一笑,十年少;心情好,烦恼跑。

  他个子不高,微微发胖的脸上有一双时常眯起来的慈祥的眼睛,一头花白的短发更衬出他的忠厚。他有一条强壮的右腿,而左腿,却从膝以下全部截去,靠一根被用得油亮的圆木棍支撑。这条腿何时、为什么截去,我们不知道。只记得有一次,他讲课讲到女娲氏补天造人的传说的时候,笑着对我们说:“女娲氏用手捏泥人捏得累了,便用树枝沾起泥巴向地上甩,甩到地上的泥巴也变成人。只是有的人,由于女娲甩得力量太大了,摔丢了腿和胳膊。我就是那时候被她甩掉了一条腿的。”教室里自然腾起一片笑声,但笑过之后,每个学生的心头都泛起一股酸涩的感情,同时更增加了对刘老师的尊敬。

  他只靠着健壮的右腿和一根木棍,一天站上好几个小时,为我们讲课。逢到要写板书的时候,他用木棍撑地,右腿离地,身体急速地一转,便转向黑板。写完了粗壮的粉笔字,又以拐杖为圆心再转向讲台。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师,一天不知道要这样跳跃旋转多少次。而他每次的一转,都引起学生们一次激动的心跳。

  他的课讲得极好。祖国的历史,使他自豪。讲到历代的民族英雄,他慷慨陈词,常常使我们激动得落泪。而讲到祖国近代史上受屈辱的岁月,他自己又常常哽咽,使我们沉重地低下头去。后来,我考入大学历史系,和刘老师的影响有极大的关系。

  他不喜欢笔试,却喜欢课堂提问,让学生们述说自己学习的心得。我记得清楚极了,倘若有同学回答得正确、深刻,他便静静地伫立在教室一角,微仰着头,眯起眼睛,细细地听,仿佛在品味一首美妙的乐曲。然后,又好像从沉醉中醒来,长舒一口气,满意地在记分册上写下分数,亲切、大声地说:“好!五分!”倘若有的同学回答得不好,他就吃惊地瞪大眼睛,关切地瞧着同学,一边细声说:“别紧张,想想,想想,再好好想想。”一边不住地点头,好像那每一次点头都能给学生注入一次启发。这时候,他比被考试的学生还要紧张。这情景,已经过去了将近三十年,然而,今天想起来,依旧那么清晰,那么亲切。

  屋顶上的黑色瓦片已褪去原有的色泽,唯有一只孤鸟掠过,留下几声哀鸣。那堵白墙隔绝着两个世界空气,而我,只能在墙的另一头沉睡。

  小时候,脖子里总是系着一串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铃铛太小,以至于后来这小东西何去何从,已成为无解的方程。就像很多琐碎的事,也随着它的消失而一并从脑海中遗落。

  在我残留的记忆里,外婆的手跟树的皱皮是一样的,手心有老茧,很粗糙,摸上去时常会被扎痛。

  记得有一年夏天,天气格外炎热。骄阳像个蛮横的孩子,把大地烤得炙热;我和外婆躲在树阴下乘凉,但汗水仍顺着面颊流淌下来。躺在外婆的怀里很好动,她用手帮我抹去汗水,却刮伤了我的脸。我淘气地大叫着痛。外婆心疼地想用手去抚摸我的脸,却怕再一次伤到我;她额头上证明岁月沧桑的痕迹皱成了一团,不知所措地问我还痛不痛。

  喊累了,便乖乖得安静下来。操劳的外婆终于得以安宁,而她似乎从不把我的烦扰当作恼事。

  外婆说,她像年我这般大的时候,已经开始帮大人烧饭做菜了,每天放学还得去插秧收割;吃的东西也不讲究,一个月不上肉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了;穿衣服嘛,哪有现在花花绿绿的好看,以前就拿几块布缝缝补补,拼凑着连续穿几年……

  “外婆,既然过惯了粗茶淡饭的日子,实在厌烦那种生活;又为什么偏偏喜欢黑瓦白墙,而不是桃红柳绿的美好景象呢?”我不解地眨巴着眼睛。

  “想想我们以前啊,都是黑瓦白墙的,哪有这么漂亮的东西啊。”外婆小心翼翼地用那双曾划伤我的脸的手去试着触碰它,还没碰到,却又放了下去。

  我不知从哪来的灵感,忽而又想起那件陈年旧事,问道:“那外婆为什么还喜欢黑瓦白墙呢?”

  “虽然当时的物质条件差,住的是黑瓦白墙的房子,而我的手也是由于当时种地变成这样的,可是换句话说,没有我们这一代的生活,现在又怎么有机会过上这么舒服的好日子呢?说到底,还要谢谢那些黑瓦白墙哩。”外婆说的时候语气很和缓,像是在缅怀着一些东西。

  虽是几句简短的话,又是从没有收过文化熏陶的外婆口中说出,我却不由的一怔。心里的那只好奇的兔子凭空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颗定心丸,感觉很踏实。

  过了几天,在我的强烈要求之下,我去了外婆幼时的住所。那的确是一个黑瓦白墙的房子。

  觉得自己离那个世界好遥远,似乎凭着那堵白墙,便可以把我拦在另一边。想安慰自己——根本就是两个世界,才明白黑瓦白墙的遥远,只能想像,以至于沉睡了

  胸口闷闷的,一种好想哭的感觉。呆呆地望着窗外,不觉,泪水如掉链的珍珠,划过脸颊,“啪啪”滴在书本上。

  环视四周,全是书,还有做也做不完的作业。向门外走,是等着我开启的大彩电,在那里,有我挚爱的动画片、电视剧,可看到一半,却想起糟糕的成绩单,老师的鼓励,爸妈的期待,我矛盾的关掉了电视。向前走,是等着我玩的电脑,在那里,我怕我会迷失自我,沉浸在虚幻里,放纵了自己。走回去,看到一摞摞码得老高的书,就让我头昏脑涨,更别说去看了。

  我为自己定的计划不到两天就要从新换,没办法,谁叫我坚持不下来。每天撕下一篇日历纸就感到莫名的恐慌:我还有那么多的事没做完,还有好多的科目没预习,我还没完成老师给我的交代,还没实现自己的诺言......因此,我的头常常疼。

  父亲的爱像一杯咖啡,第一口是苦的,但是越品越甜;父亲的爱像一块夹心糖,外表是硬的,心确是软的;父亲的爱像一本书,表面平淡无奇,书里却充满知识。

  我的父亲是严厉的,但深爱着我。记得有一次,我叔叔给我买了一块滑板,当时我兴冲冲的和爸爸妈妈一起来到广场练习滑滑板,我先把一只脚放到滑板上,另一只脚在地上使劲地蹬,可是怎么也站不稳,越不会滑,心就越焦急,越焦急就越滑不好,我不想学了,就对爸爸妈妈说:“我们回家吧。”爸爸大声地说:“不行,还没有学会呢?怎么就能回家,做任何事情都不能半途而废。”我心想:何不让我妈妈扶着我来学呢?我正要实行我的计划时,爸爸好象看出我的心事,就对我说:“学什么都要靠自己,这样才能学得更好、更快,依赖性太强了学不好。要不这样,我俩比比,看谁先学会,行吗?”我敢怒不敢言,不高兴地说:“行,比就比。”心想:不信,你能学会,年龄一大把了。

  看着爸爸笨拙的身躯,不停滑着那不听话的滑板,可笑极了,“咚”的一声,不好,爸爸摔跤了,这时,只见爸爸不慌不忙的从地上爬起来,蹲在地上看着滑板,好象在思索、又好象在研究,不一会儿,爸爸踩上了滑板,一只脚掌握着方向,左右摇摆着,另一只脚用力的滑着,慢慢的身躯变得那么轻巧、那么优美了。“我会滑了,你来看。”爸爸高兴地喊着。我惭愧地下了头,觉得爸爸都能学会,我还有什么不能学会的呢,在爸爸榜样的影响下,我终于也学会了。

  还有一次,我在学校不小心扭伤了脚,爸爸看到我一拐一瘸的样子,心疼极了,忙扶着我坐下,关切地问我:“怎么了。”听完我的述说后,他赶忙从药箱里拿出红花油,帮我边搽着伤口,边用嘴吹着疼痛的地方说:“你忍着点,开始会有点痛,当血慢慢的散开后,就不痛了。”在爸爸的“治疗”下,渐渐的我觉得好多了,脚也不痛了……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